幻享云VR

银川美术馆:一座自大地中“生长”出的建筑

银川美术馆:一座自大地中“生长”出的建筑 第1张

2015年8月8日,由WAA未觉建筑事务所设计的银川当代艺术美术馆正式启幕。这座建筑面积达15000平方米的美术馆,是西北地区最大型的当代艺术博物馆,有望成为银川乃至西北地区的艺术地标。

银川美术馆:一座自大地中“生长”出的建筑 第2张

地块/外观

一边是沙漠,一边是绿洲,中间隔着的是黄河,这是建筑师对周边环境最直观的印象。美术馆在绿洲的这一边。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片土地曾是一片荒滩,要在这样一个了无人迹的地方、这样一座并不具备太丰沛的艺术土壤的城市,建造一座当代美术馆,建筑师需要找到她存在的必然性。

由于这片土地缺少可深入挖掘的人文过往,建筑师试图回归至土地本身,从它的过去中找寻可能的创作灵感。对建筑师而言,他们希望建造出一座自大地中“生长”出的建筑——这座崭新的当代艺术博物馆以一种质朴、天然的方式同环境相联结。

银川美术馆:一座自大地中“生长”出的建筑 第3张

材质材料 时间的风化

美术馆采用玻璃纤维强化混凝土(GRC)为主体材质,通体暖白的色调(是为了维持材料的自然基础色调而不需要因为人工着色)。选择GRC这一材质,一方面可以满足幕墙的双曲造型,另一方面是因为它作为工业石材却有着同石材一样对环境的敏感:随着时间的变化而颜色逐渐黯淡。然而,建筑师认为材质/建筑同气候、温度、湿度等环境因素的相互作用才是有趣的,材质本身应当表现出时间的印记感。同时,建筑的表面刻意保留了每个体块间的缝隙,一方面保持了其尽可能舍弃人工痕迹的原则,一方面则意在凸显建筑由石块累积而成的体量形态,如同南美印加帝国由巨大的石块堆砌而成的石头建筑,是时间与自然力作用的痕迹的记录。

银川美术馆:一座自大地中“生长”出的建筑 第4张

银川美术馆:一座自大地中“生长”出的建筑 第5张

筑的外型是建筑师对这种地貌肌理的精神的诠释和形态的表达,”参数化”作为设计工具而满足了后期数字生产的条件。建筑表皮由1600多块板块组成,每块的大小不一,板块尺寸在8-40平米之间,在制作上没有“批量复制”的可能,均是独立制作而成,这也体现了一种在工业化设计时代不再主流的工匠精神。

银川美术馆:一座自大地中“生长”出的建筑 第6张

室内设计

反“殿堂式”的美术馆:相聚之所

建筑设计是从内部开始的,在充分考量了人的需求与空间感受之后,以内部空间布局作为外观形态的基础。一层布置非展陈的休闲功能,是希望这里能够成为一个社区的枢纽、吸引人们的相聚之所,使公众可以自然而然地感知艺术。

银川美术馆:一座自大地中“生长”出的建筑 第7张

美术馆的入口,犹如沉积岩分裂而生的缝隙。通过入口直入空旷的四层高的中庭空间,给人开敞、自由的感受。由地下一层至三层,光线及空间色调是从暗到明的,材质是从毛糙至温润,通过光与材质的微妙变化,建筑师细腻地铺设着空间的情绪环境。

银川美术馆:一座自大地中“生长”出的建筑 第8张

通过入口大堂是四层高的中庭空间。这个位于地下一层的中庭用以展示大型雕塑及装置艺术,同时连接两个位于同层的当代艺术展示厅。在这个开敞的公共空间建筑师延续了室外的建筑语言(皱褶肌理),空间线条是舒朗的、曲直交错的,打破了通常地下空间给人的封闭的印象,空间是贯透的、可以呼吸的。

银川美术馆:一座自大地中“生长”出的建筑 第9张

在室内空间设计上,建筑师充分考虑了空间空间之间联结的流畅度,以营造出自然的观展动线,使访客在空间中行进时有漫步的感受。在墙面的设计上既考虑到策展人对直向墙面的需求,亦兼顾了空间内部应有的动势,局部可见同建筑外观一脉相承的皱褶肌理。

银川美术馆:一座自大地中“生长”出的建筑 第10张

银川美术馆:一座自大地中“生长”出的建筑 第11张

二层展厅内,以光带和镂空的墙面结构破除传统的“白盒子”美术馆给人的沉闷印象:墙面与墙面之间,地面与四壁之间,每一个空间片段的衔接与流转均是丰富的、富有韵律的,但无论在物理空间还是无形的场域能量上,均为艺术品的展示提供了最大的便捷与铺陈。

▼平面图,Plan

银川美术馆:一座自大地中“生长”出的建筑 第12张

经过二层展示区,可直接通往一层的美术馆出口,直达临近的艺术家村落及雕塑公园。在美术馆中,线条与体块、实与空、明与暗间的关系均是流动的、融合的,而人、艺术作品空间三者的关系也是自由、动态、相融的,由此为人带来叠加的、富有层次的情绪体验

栏目:建筑全景图 日期:2019-08-27 热度:277

文章评论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  • 建筑全景图
  • 渲染